分享到:
綦江发现600多个恐龙足迹 脚印是这样被发现的
来源:博一恐龙工厂

 华龙网讯 (记者 罗芸)11月29日,来自10多个国家的中外专家汇集綦江,参加重庆·綦江国际恐龙足迹学术研讨会。记者从会上了解到,专家们已在綦江区境内的老瀛山发现恐龙脚印600余个,明年以此为核心的国家地质公园将开园。同时,綦江区将在保护与研究基础上,申报世界自然遗产。

会上,专家们提出,綦江恐龙化石种属独特,足迹完整,具有异常珍贵的价值。在綦江发现的恐龙化石,虽属于马门溪龙类,但与亚洲晚侏罗纪的马门溪龙有着很大不同,是中国南方晚侏罗纪长颈恐龙的一个新属种,对研究全球蜥蜴类恐龙的演化具有重要意义。与此同时,在綦江区老瀛山上发现的恐龙足迹已有600多个,其中甲龙类足迹在中国是首次发现,意义重大。明年,綦江国家地质公园将开园迎客。

据悉,綦江将通过深入挖掘恐龙文化内涵,推进恐龙文化与科普、旅游等相关行业的嫁接融合,打造历史人文与自然科学、远古生命与现代艺术和谐相融的特色旅游品牌,发挥恐龙文化“跨界”效应。

副市长谭栖伟在会上指出,綦江恐龙足迹不可多得,不可再生,保护刻不容缓。恐龙化石与足迹是珍贵的自然遗产,綦江要担当历史重任,发动社会广泛参与,加强生态文明建设,坚持“保护中开发,开发中保护”的原则,树立“尊重自然、顺应自然、保护自然”的生态文明理念,加速建设国家地质公园,积极申报世界自然遗产,防止侵蚀风化和人为盗采,将綦江地质公园打造为国内乃至国际上领先的地质知识科普基地、古生物化石科研基地。

市政协副主席彭永辉、中国科学院院士刘宝珺、周忠和参加了研讨会开幕式。

揭秘綦江莲花保寨恐龙足迹

点击图片查看下一页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恐龙专家在恐龙足迹现场考察。 本栏图片均由记者张锦辉摄

昨日下午,参加重庆·綦江国际恐龙足迹学术研讨会的10多个国家的专家登上老瀛山,为揭开莲花保寨恐龙足迹之谜作最后的探寻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恐龙专家正在参观“綦龙”骨骼化石。

分布最多的足迹呈“十”字形

从綦江三角镇红岩坪村攀上几百步石梯,进入写有“莲花保寨”的石门,便进入一天然形成的凹槽内。凹槽最高处有两米多,最低处需要躬腰通行。

进寨门不远处,是一处不足100平方米、相对较平坦的红色石滩地,上面布满用粉笔勾勒出的轮廓。这是前两天专家们在此作调查时留下的印记。如果没有这些印记,普通人很难看出这片浅滩上密布的深浅不一的小坑,是亿万年前恐龙留下的足迹。

“这些足迹真的是很清晰。”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恐龙足迹博物馆馆长马丁·洛克利边走边说。

在石滩上,分布最多的足迹呈“十”字形,分成四个瓣。有的脚印从石壁深处开始,每隔一段距离便出现一次,形成连续的足迹,其中,最小的两个脚印只有五六厘米长,最大的大概有20厘米;还有一种脚印,形似三角枫,有成人巴掌大小。

为何恐龙会有这么多不同形状的足迹?

中国地质大学博士生、负责现场介绍的邢立达揭晓了答案——

这些脚印分属不同类型的恐龙:呈“十”字形的为鸭嘴龙,是距今1亿多年前白垩纪晚期地球上数量最多的恐龙,而这个时期也是恐龙发展的巅峰时代。

最小的足迹,属于罕见的翼龙足迹。翼龙可以飞翔,一般都栖息在高大的植物上,在地面停留的机会并不多,能留下足迹更是少之又少。

而呈三角枫的足迹,则属于小型兽脚类恐龙留下的,它们的骨骼结构和始祖鸟、现代鸟的骨骼结构非常相似。

这里的恐龙过的是慢生活

从26日开始,专家们就入场清理足迹,一般从早上8点干到晚上8点才收工。中间除了吃饭,也不休息。

这些专家中,有的从事恐龙足迹研究已有二三十年。只要一听说哪里发现了恐龙足迹的消息,他们大都会跋山涉水前去探查。

恐龙的足迹,为何让他们如此兴奋?

骨骼是“死”的,而足迹是“活”的,可以告诉人们更多的信息。北京自然博物馆研究员李建军告诉记者,足迹除了可以反映保存地当时的古环境外,连续或成群出现足迹,还是部精彩的动画片,可以反映出许多恐龙行为方面的信息。“莲花保寨留下多个同类的恐龙脚印,说明这里的恐龙大多是以家族为单位群居的植食性恐龙,年纪大小也不同,比如幼年时的鸭嘴龙,脚印只有一团,勉强能分辨出前三个趾的趾尖;成年后的,则留下清晰的四个瓣。”

留下这些足迹的恐龙,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?答案是:慢生活。因为从足迹间距的测算表明,它们步行速度每小时只有几公里;而在内蒙古发现的世界上奔跑速度最快的恐龙,时速达43公里。

恐龙留下足迹需满足三个条件

作为曾遍布地球的物种,恐龙留下足迹并不多见。为何它会如此“吝啬”?

邢立达说,要让当年的地球“霸主”留下足迹,需要满足三个条件:有恐龙经过;恐龙行走的湖滨、河岸处的泥沙要软硬适度,便于留下脚印;足迹迅速被覆埋保存下来,形成化石。

因此,在綦江莲花保寨发现的如此大数量的恐龙足迹,是大自然慷慨地为我们留下的“历史特写”。

点击图片浏览更多精彩内容

专家们用尺子测量恐龙足迹的长度、宽度和足迹之间的距离。

根据莲花保寨石壁上的题记记载,此寨是南宋末年村民们为躲避蒙哥大军而修建的。之所以起名为莲花保寨,是因为凹槽内石滩上有印记状若莲花。在当地传说中,莲花保寨中除了有“莲花”,还有呈荷叶和池塘波纹状的痕迹。

而这些痕迹是怎样被确认为恐龙脚印的呢?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——

2003年5月,大雨袭击綦江。时任县国土房管局副局长的王丰平,带队到三角镇检查地质灾害发生情况。当地人告诉他,莲花保寨的石块如果滚下来,可能会影响下面几户农民的安全。

沿着被杂草淹没的小径,攀上距地面约两米高的寨门,看到那些“莲花”时,学地质矿产勘察的王丰平凭直觉认为:这些“莲花”不是天然的,应是在外力作用下形成。

起初,王丰平认为这是大象的脚印。得出这个结论后,王丰平自己也哑然失笑:这脚印留下的时间不短了,况且深山野岭,哪来大象?

于是,他大胆推测,这是恐龙脚印。

亿万年前的动物能留下脚印?大家对他的发现一笑了之。

2006年10月12日,川东南地质大队的朱进兴一行来到綦江,王丰平再次提起了“恐龙脚印”。朱进兴带着几个野外经验丰富的工程师来到莲花保寨,确认“莲花”是动物脚印,但不敢肯定就是恐龙留下的。

第二天,朱进兴请来了重庆自然博物馆原馆长周世武。经过一番考古鉴定后,周世武确认这些“莲花”是恐龙足迹。

听到这个消息,当时正卧病在床的王丰平兴奋地赶到周世武等人住的宾馆。“当时几个专家那个兴奋劲呀,真是不摆了!”如今回忆起来,王丰平仍然眉飞色舞。

接着,国内外研究恐龙与古生物的专家接踵而来,王丰平6年多接待了二三十批国内外专家。其中,中国地质大学的博士生邢立达从2007年开始,每年至少都要来一次。

“当我坐在这些足迹旁边时,竟能奇迹般地感受到恐龙走过时的震动,那种感觉棒极了!”邢立达说。

专家们调查发现,“莲花”是恐龙留下的立体铸模足迹,而“荷叶”其实是泥裂(泥浆干涸时收缩形成的U形裂缝),“池塘波纹”则对应着水流冲刷形成的波痕。